2019年土壤修復行業分工化明顯 未來向信息化和智能化方向發展

       近年來,隨著我國工業化建設速度較快,工業化發展的同時帶來了較為嚴重的土壤污染問題,在國家環保監管加強、打造和諧社會的情況下,我國土壤修復行業得到了重視,行業發展較為迅速。隨著我國未來土壤治理行業的進一步發展,從治理到修復的環境大建設下,行業分工化將會更為明顯。

       土壤污染被稱為“看不見的污染”,土壤污染物大致可分為無機污染物和有機污染物兩大類。無機污染物主要包括酸、堿、重金屬、鹽類、放射性元素銫、鍶的化合物、含砷、硒、氟的化合物等。有機污染物主要包括有機農藥、酚類、氰化物、石油、合成洗滌劑以及由城市污水、污泥及廄肥帶來的有害微生物等。由于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、潛伏性和長期性,其嚴重后果通過食物給動物和人類健康造成危害。

       根據原國土部和環保部的聯合調查,2014年我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,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,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,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,全國土壤總的點位超標率為16.1%。其中耕地、林地、草地土壤點位超標率分別為19.4%、10.0%和10.4%。我國土壤污染治理即土壤修復已經刻不容緩。



       2016年5月28日,我國頒布《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又被稱為“土十條”;2017年頒布了《污染地塊土壤環境管理辦法》、《農用地土壤環境管理辦法》;2018年發布《工礦用地土壤環境管理辦法》;2018年8月,《土壤污染防治法》出臺,從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。在政策的推動下,我國環保監管加強的壓力下,土壤污染防治與修復拉開大幕。

       同時,從每年的中央土壤污染防治專項資金撥付情況來看,2019年預算額經歷兩年下降后實現扭轉,同比大幅增長42.9%至50億元,且土壤修復資金占污染防治資金(大氣、水、土壤)的比重也由2018年的7.95%增長至2019年的8.33%。2019年預算額中云南、湖南、貴州、廣西、廣東等省市占比較高。



       我國土壤修復主要可以根據污染類型可以分為三種形式,分別是工業場地修復、農田修復和礦山修復。其中工業場地修復污染主體為重工業和醫藥化工企業,主要污染物為化合物與重金屬;農田修復的污染主體為企業排放、居民生活及農業生產中的化肥使用;礦山修復的污染主體主要為采選礦企業,主要是各種重金屬尾礦帶來的污染。

       中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環保聯盟(下稱“中國環聯”)、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相繼發布研究報告,提出2019年土壤修復行業必將迎來巨大的市場空間,行業規模將加速擴張。包括場地修復、耕地修復、礦山修復等在內,土壤修復潛在總市場空間合計將超過5.2萬億元。



       根據中國環境產業協會土壤與地下水修復專業委員會數據顯示,2007-2018年的十余年時間中,我國工業污染場地修復項目得到了快速發展,我國工業污染場地修復項目的數量從2008年的4個提升至2018年的200個,項目資金額從0.4億元提升至60.6億元。




       從2018年我國三種類型的土壤修復工期來看,農田土壤修復所耗費的時間最長。農田土壤修復不僅需要降低污染物質濃度,同時還需要考慮修復以后的農作物耕種問題,不能只簡單清除重金屬,還需要對土壤肥力進行把控,因此修復過程較為復雜,修復時間較長。

       近兩年來,從事我國土壤修復的公司的數量出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,2016年我國土壤修復相關產業的企業數量達2000家,而2017年這一數量增至2800家。



       土壤修復訂單金額漲幅較大。據統計,2016年我國土壤修復行業訂單總額為62.9億元,2017年激增至240億元,大幅增長281.56%。近年,中央對土壤修復重視程度有所提升,土壤修復需求較為迫切,隨著政策進一步細化,行業運作模式不斷完善,土壤修復逐步進入快速發展期。



       我國土壤污染防治工作,從開始的末端污染治理,到目前基于居民健康和社會和諧的土地修復,再到未來的系統統籌,將一步步走向環境大建設,建設人與城市和諧共處的自然生態。隨著信息化的深入應用,互聯網+的深度同融合,行業未來將實現信息化和智能化。




分享到:
亚洲 动漫 偷拍 另类 校园